illu專欄 > 暖氛圍

    【illuColumn】暖氛圍|日春冰店

    昭日光和2015/10/23

     

 

我有一個鮮為人知的特殊能力。

 

唸小學時的某個假日下午,我寫著學校分派的數學作業,

3乘以15再加7,看了題目的下一秒,我同時漫不經心的轉向電視,看著鄉土藝人說著雙關語的笑話,腦子裡的笑意和作業同步著。

 

『總共52元喔』伴隨著收銀機的聲音,我的家人正在替客人結帳。

當我鉛筆準備在等於符號後面作答時,我不經意的發現了這個巧合,

『答案是52耶!!』意外又驚喜的我甚至多寫了一個"元"字。

不過雖然有些驚喜,但在這裡我不會用"冥冥之中"這種詞來描述這個故事,那樣太靈異了。

 

有時候又覺得可能真的只是巧合,因為我在柑仔店裡選巧克力煙斗的抽當時,期待有什麼訊息指示,類似『第三排第五支』這樣,就不會有這樣的靈感。

 

不過那並不減我對各式各樣奇怪訊息的關注,我甚至開始享受這些可以讓我發呆的素材,那些弦外之音對我來說很有戲。戶外工人作工時敲著鐵鎚的節奏、大狗追著路人的狂吠、快速扭轉電視選台鈕時,電視傳出片段短促的人聲、風從家裡後陽台掃進廚房的聲音...

 

/

 

直到後來有一次我發覺,原來房子是會說話的,

當然再次強調這不是個鬼屋的故事,也不是房地產的廣告。

 

     

 

有一天中午,我在廚房吃飯時,無聊地學著"後母系列連續劇"裡被苦毒的小孩,一副愁容滿面的吃著剩飯。

後陽台裡吹來一陣涼風,廚房的後門傳出『呼呼~嚄嚄』的聲音,

我發覺我被笑了,而我也不經意的笑了出來。

接下來,已經受夠我從剛才就演內心戲到現在的家人,補了一句:『你是演完了沒啊,緊呷飯』

我家人並不會打我,而且對我這樣怪理怪氣的表現,出奇地接受度很高。

所以要有特殊能力,前題是你要有一對縱容你的父母。

 

/

 

從這個事件以後,我都覺得房子是有生命力的,我開始把重心放在觀察房子上。

 

               

 

日春冰店是同班同學小美的家,他是一棟有蘇打冰顏色磁磚的歐吉桑,磁磚泛出了一點舊黃,整棟房子看起來就像老了還是會打扮的那種阿伯。

每次我都小聲的跟他打招呼:『日春伯啊,我來呷冰啊

偶爾會傳來木窗拖在窗框的聲音,就像歐吉桑的老煙嗓對你蠻不在乎的說聲『

 

縱使我這麼怪理怪氣,但小時候的我也是有喜歡的女生,而小美就是那個女生,對她的印象就是宜靜的現實生活版。

偶爾家人會帶我們到日春伯那裡吃冰,這也是我除了課堂生活外,可以跟小美有接觸的機會。我知道日春伯對我很關照,因為每次去吃冰,總會有個可以靠近小美的位置可以坐。有時候幸運的話,可以跟小美聊上一兩句。

 

不過那時的我,不懂告白這種事,只會偷偷觀察她對我的言談和動作,總之,不管怎麼觀察,基本上就是很普通。

於是我偷偷的告訴日春伯這件事,我聽到了旁邊倉庫的鐵門卡啦卡啦的笑聲,

 

但日春伯沒有回應我。

 

 

               

 

後來一整個寒假,我們都沒機會去吃冰,分班後也跟小美分到了不同的班級。

可能到了快四年級前,家人突然想到,才又帶著我們去日春伯那裡。

日春伯啊,我來呷冰啊』好久沒這樣說了,我顯得有點尷尬。

 

並沒有任何聲音回覆我。

 

倒是有陣春風,春天讓人有想戀愛的感覺。

懷著期待的心情,我假裝環顧四周的菜單,用餘光確認我真正在乎的事。等到確認人不在,我才認真地看了看牆上,那些菜單和廣告。

 

小美冰淇淋..布丁煉乳雪花冰..

這時候姊姊叫了我一聲:『耶~你吃過這個嗎?可以吞下去的口香糖耶』

 

『我早吃過了』對電視廣告很敏感的我,很迅速的確認了這種零食..你可吞口香糖

 

..愛玉冰

 

 

小美..布丁..愛玉..你,這幾個字投射在我腦海裡

 

『小美不愛你!!』我快速的意會了過來,這時倉庫又開始卡啦卡啦個不停,

我此時就像快變身的惑星人,爆氣量表開始昇華!!

你亂說!!』內心這麼怒吼,並且開始瞪著日春伯

這時候我家人嚇了一跳以為我中邪了,我在心裡懷著不甘願又想哭的情緒,咒罵了這個日春伯一頓。

慢慢得我冷靜了下來,我必須得冷靜。

 

仔細想想,我覺得我入戲太深了、想太多了、起神經了。
從頭到尾,都是我自己的想像吧,巧合而已,一開始我就是這樣任性的自以為是。

況且以前從來沒有用文字對話過,布也是錯字啊,不算、不算啦。

慢慢從想像世界回神的我,心裡帶點失落。

 

我家人淡定的看著菜單,但我注意到他們餘光還有在看著我。

『我要吃紅豆煉乳雪花冰』我機智的轉移了焦點

 

這時候突然小美從樓上走了下來,看了我一下,又迅速回到房裡。

這時候我忍耐已經到了崩盤的邊緣,我腦子裡開始準備詞句,以便跟家人解釋我待會爆哭。

 

不過,巧合總是會找上我。

 

 

               

 

 

在我眼眶開始蓄水的時候,小美突然又跑了下來,給了我一個小巧克力盒。

『家人去日本買的,一個給你,當成升為高年級的禮物吧』我接過禮物的手,摸到了盒子底下還有一張紙條,

這時候我竟然不爭氣的掉了眼淚。

 

『北七喔~』我姊姊這句話算是在我詞窮的時候救了我,但我還是覺得羞愧到極限。

我用他們都看不到紙條的角度,把巧克力放到口袋裡。在跟小美道謝後,她又上樓去作功課,我不敢看紙條,因為我的淚腺太發達,經不起引誘。這時一陣熟悉的涼風吹來,微微掀起了一片壓克力製的菜單牌,"啪咑"一聲掉在了磨石地上。那個地板的聲音我認得,是一個老煙槍對我說『笨蛋

 

看著菜單牌上寫著,布丁煉乳雪花冰..

就好像一個惡作劇一樣,小美布愛你,布被拿掉了,變成了小美愛你。

小時候不懂愛是什麼,覺得心裡的喜歡就是天大的事,以為這就是愛了。調皮的日春伯,也陪我玩起了這個小學生的遊戲。

 

你才"笨蛋"咧』地板啪咑的聲音又在我腦中播放了一遍

我又恢復了和房子對話的信心。

 

/

 

如果有一天,必須公開自己一個秘密,我會說:

『我有一個鮮為人知的特殊能力,我可以和房子對話。』

 

 

 

 

 

昭日光和
插畫家|昭日光和
小故事是午後的斜陽,就像時代的美,被夕陽打上20%透明的昏黃。
讓我們微糖緬懷,苦甜摻拌,清笑淡然,眼淚回甘。
冬天出生,立志當個傳送暖氛圍的人。
如果插畫有生命,那就給他一點氛圍和一點光,讓光合作用在看倌們心中轉化。

    1迷走中

    就算只有一條,也請不要忘記。

    2迷走中

    就算只有一條,也請不要忘記。

    3迷走中

    就算只有一條,也請不要忘記。

    4迷走中

    就算只有一條,也請不要忘記。

    5迷走中

    就算只有一條,也請不要忘記。

商品已加入購物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