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lluNews】書籍|阿瑪杜‧庫巴的非洲寓言-第一本以文字書寫的非洲民間故事

    illuNews2015/12/05

 

  [ illuTimes特約插畫記者|圖/文:月亮Luna ]  

 

 

「在黑人國度裡,夜晚來臨時,才可以開始說故事。」,一篇篇文字,充滿著原野氣味,彷彿聽見敲擊的葫蘆或鼓聲,伴隨著說書人阿瑪杜‧庫巴那神秘嗓音下極富想像力的故事。

故事中每個動物、物品和人都有名字,例如猴子格魯、蜥蜴拔格及獅子蓋因戴等,其中的動物也經常給讀者許多警示和戒訓。書中共有20篇寓言,這裡挑3篇比較使人印象深刻的簡單介紹:

 

 

【乳房丘】

 

塞內加爾的乳房丘來由的寓言故事。兩個駝背的女人,昆芭樂觀向上,咖莉卻充滿忌妒心。一個人對生命的態度及對待他人的方式會影響他的一生,昆芭幸運地被精靈賜予消除駝背的禮物,而咖莉則加上了另一個駝背,抑鬱跳海,成了「乳房丘」。

 

 

【回報】

 

小男孩苟內救了鱷魚地亞希革,但鱷魚卻想要吃了男孩,他們找了三種動物探討「一件善事所得到的回報,應該是惡意還是善意的?」,母牛和馬都聲稱是惡意的,直到最後兔子勒克讓男孩再次示範如何捆捲鱷魚並把他帶入河中,並要男孩反將鱷魚帶回家裡煮之為食。由此可知,所有忘記善意回報的,都將付出代價。

 

 

【真實與謊言】

 

謊言費奈和真實德克一起旅行,真實德克只要發言,兩位旅行者就會遭受驅趕,因此最後由謊言費奈主導發言,他們遇到了一位失去皇后的國王,傷心到想要自殺,而費奈利用他的謊言讓自己獲得國王一半的財產又使皇后很快地忘掉難過。可見,有時謊言的智慧是比直言的真實更深奧。

 

/

 

西非文明因為沒有自己的書寫文字,完全仰賴口語,文化傳承困難,塞內加爾自法國獨立後的第一任總統桑戈爾(Léopold Sédar Senghor)推廣復興非洲傳統文化價值,而阿瑪杜‧庫巴的非洲寓言是第一本以書寫文字(法語)紀錄的非洲民間故事。

 

非洲文學一直都不是主流,法語寫作的黑人文學作品找不到出版社,也缺乏讀者群,2007年開始,雷亞希‧烏亞朋齊以讀者身份在部落格Chez Gangoueus上撰寫有關法語系非裔作家與離散作家的文章,有篇訪問中說到如今非洲作家已是法國文學獎項的常勝軍,但這些作家在法文書店裡不是沒人知道就是根本找不著。

 

韋納.荷索的《最後的神祕部落》中,巴西亞馬遜河內最後殘存的烏胡伊烏人,老一輩的了解到他們是一群被時間拋棄遺忘的族群,對比新一代的部落青年則是努力的追趕著那些落後的時間,努力西化,不得不放棄原有的文化。強勢的文化總是顯得高貴?難道就能否定其他文化存在的價值嗎?每個文化都有屬於的價值與智慧。這也讓人反思,在臺灣,所謂國際觀或國際化,指的是否都是精英式的,是政治和經濟關聯的?亦或是需有一口流利標準英語或是西式的文化呈現?

 

 

 

illuTimes特約插畫記者|月亮Luna|個人FB專頁 >

 

illuNews
illuTimes裡有一群用插畫來發聲的公民記者,沒有既定的立場,只有觀點,記錄、畫下關於我們生活的一切,讓插畫不僅在於表現個人,更關心與陪伴大眾,融入每個人的生活。

    1迷走中

    就算只有一條,也請不要忘記。

    2迷走中

    就算只有一條,也請不要忘記。

    3迷走中

    就算只有一條,也請不要忘記。

    4迷走中

    就算只有一條,也請不要忘記。

    5迷走中

    就算只有一條,也請不要忘記。

商品已加入購物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