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lluColumn】大師專欄-口水換茶|我要去

    馮翊綱老師2016/06/03

 

文字 / 馮翊綱    ・    插畫 / cincin

 

 

 

從前,有一個人,他娶了三個老婆。大老婆會燒菜,二老婆會染布,小老三會跳舞。老爺喜歡吃大老婆燒的菜,也喜歡穿二老婆染的衣。然而,他最喜歡的,還是看小老三跳舞。他們一家,和樂融融地住在省城最繁華的街坊。

 

有一天,胭脂鋪的伙計上門通報,說是進了一批新貨,又有「石榴紅」、又有「螺子黛」,請老爺到櫃上來挑選。於是,老爺帶著小老三,準備出門買胭脂。還沒出正門,就被攔下了,大老婆追出來,說:「我也要去!」二老婆也追出來,說:「我也要去!」老爺帶著三個老婆買胭脂,每個人都買到自己喜歡的胭脂。

 

又有一天,絨線鋪的伙計上門通報,說是進了一批繡花鞋,又有「團花錦簇」、又有「鴛鴦雙飛」,請老爺到櫃上來挑選。於是,老爺帶著小老三,準備出門買繡鞋。剛轉過二院,大老婆、二老婆又追上了,「我也要去!」「我也要去!」老爺帶著三個老婆買鞋,每個人都買到自己喜歡的繡花鞋。

 

又有一天,菓子鋪的伙計上門通報,說是師傅新發明的點心剛出爐,又有「脆甜果仁卷」、又有「醉心杏桃酥」,請老爺到櫃上來挑選。於是,老爺帶著小老三,靜悄悄的,從後門出去。剛出了後門,看見一輛騾車,車帘掀開,大老婆、二老婆已經坐在車裡,齊聲喊道:「我也要去!」老爺只好帶著三個老婆,上菓子鋪吃點心。

 

 

 

 

其實,當初,這個人只有一個老婆。年輕時住在鄉下茅草房,父母給挑的髮妻,身子健朗模樣俏,又有一手好廚藝,老公有口福不說,還搭了一個小食棚,熬粥煮麵,四鄰都說好。硬是要挑剔這女人?就是她鄉下姑娘,一雙天足大腳。最難能可貴的,是他們夫妻恩愛,雖然膝下無兒,卻能相敬如賓。大家都羨慕他,娶了一個好老婆。他們的小吃攤兒很掙錢,不多久,夫妻倆搬到鎮上,買了一間邊角房。

 

隔鄰是間大染坊,剛葬了爹爹又死了娘,剩下一個姑娘好淒涼。老爺說:「不如納妾,也為我家添香火。」就把二老婆娶過了房。硬要挑剔這女人?就是她兩手染布,皮厚指頭粗。

 

大老婆館子炒菜忙,二老婆繼續開染坊。最難能可貴的,是兩個老婆雖然都沒生娃娃,卻情同姊妹,不爭不搶。大家都羨慕他,娶了兩個好老婆。飯館、染坊都很掙錢,都交到伙計手下做。

 

 

 

 

老爺帶著大老婆、二老婆,搬到省城,悠哉悠哉,只管過清閒日子。

 

老爺迷上了勾欄院裡的戲子,那女人舞姿曼妙,無可挑剔!老爺說:「不如再納一妾,為我家添香火。」

 

 

 

 

從那日起,老爺不論走到哪兒,都帶著小老三。大老婆、二老婆只要趕得及,都會追上,大呼:「我也要去!」

 

最難能可貴的,老爺總是默不作聲,而三個老婆為顧全大局,也相互忍讓。大家都羨慕他,娶了三個好老婆。

 

然而,好景不常。賊寇四起,天下大亂。官軍無能,棄城逃亡,眼看賊兵就要進城了。

 

老爺要小老三收拾細軟,她整籠裝箱款行囊,肚兜襪子手帕,套了三輛騾車才帶上。

 

大老婆,也換上了二老婆染的蔭丹士林粗布衣裳,兩人兜著一個包袱,說:「我也要去!」「我也要去!」一家人回到了城外的鎮上,邊角房,大染坊。

 

半個月,聽說賊寇開始打敗仗,也逃到了鎮上。老爺要小老三換著輕便衣裝,她裡三層、外三層,金銀首飾都纏在腰間褲襠。二老婆,幫忙背著一口袋大老婆蒸的窩窩頭,說:「我也要去!」「我也要去!」一家人回到了鄉下,一間半倒的茅草房。

 

老爺病倒了。就躺在自己出生的茅棚子裡,三天後,一命嗚呼。髮妻當下哭斷了腸,大呼:「我也要去!」夜半懸樑。

 

賊兵被勦滅,天下還太平。二老婆回到染坊,失魂落魄,遺書一封,上寫「我也要去!」投井而亡。

 

小老三回到省城大宅院中,眉點「螺子黛」,頰撲「石榴紅」,身繡「花團錦」,足踏「鴛鴦飛」。嘴裡嚼著「果仁卷」,盤裡還有「杏桃酥」。月色下,翩翩起舞。是呀,她從來沒有、也不需要說什麼。

 

 

 

/  馮翊綱老師親自錄音,敬請收聽!/

 

 

 

馮翊綱老師
為相聲瓦舍創辦人馮翊綱老師特別提供其劇本的原型故事,與插畫家進一步以圖演繹的專欄,每季一篇獨家推出,敬請期待。
演員、導演、劇作家、演說家
【相聲瓦舍】團長暨藝術總監
兼任台灣師範大學、台北藝術大學副教授

    1迷走中

    就算只有一條,也請不要忘記。

    2迷走中

    就算只有一條,也請不要忘記。

    3迷走中

    就算只有一條,也請不要忘記。

    4迷走中

    就算只有一條,也請不要忘記。

    5迷走中

    就算只有一條,也請不要忘記。

商品已加入購物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