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llu專欄 > 話╱画哲學

    【illuColumn】話╱画哲學|艾耶爾A. J. Ayer:別擔心外在世界了,那是沒有認知意義的形上學問題

    朱家安 & SUMMERISE2016/08/15

 

在現代,若要研究二十世紀初期的邏輯實證論(Logical Positivism),幾乎不可能避開《語言、真理與邏輯》(Language, Truth and Logic)這本小冊子。這本書整理了邏輯實證論的基本看法,並為此看法提出語言上的基礎:檢證原則(verifiability principle)。

 

粗略來看,你可以把邏輯實證論者理解成科學味道很重的哲學家。他們認為我們必須以科學化的研究方式才能獲得有穩固的知識。艾耶爾二十五歲(!)時出版《語言、真理與邏輯》,在這本書裡,他提出了一個嘗試,想要讓邏輯實證論的這種傾向更清楚。

 

 

 

 

大多數人不見得會意識到以下這個區分,不過我們事實上把彼此賴以溝通的語句分成兩種:有認知意義(cognitive meaning)的,以及沒有認知意義的。有認知意義的語句有真假值,而我們也是仰賴它們的真假值來獲得資訊。例如「所有單身漢都是男的」、「川普是大腦結構跟人類不一樣的外星人」,如果我不知道這些句子是真的還是假的,它們對我來說一點用都沒有。然而,有些語句的功能並不仰賴真假值,例如你早上走出房間,跟坐在客廳沙發的室友說聲「哈囉」,「哈囉」並沒有真假值、並沒有為真或為假的差別(「哈囉」當然有真誠與否的差別,不過那跟真假值是兩回事),但這不影響你使用它來達到你想要的功能:跟室友打招呼、傳遞友善。當你接著問室友「要不要一起去吃早餐?」這個問句也無所謂真假,但它一樣能達到你想要的功能:讓室友知道你在邀請他一起吃早餐。「哈囉」和「要不要一起去吃早餐?」都沒有真假值,因此沒有認知意義,但這不影響它們協助人類做事情。

 

 

 

 

 

若對上述這類「有正常發揮效用」的語句做一番考察,你會發現它們有一個主要的區別:那些有認知意義的語句,都是在「描述」事情,而沒有認知意義的語句,則是在做其他事,例如表達疑問、情感等等。從這裡你也可以理解,為什麼對於有認知意義的語句來說,真假值很重要:如果我無法確認某個語句是否為真,我就不知道該拿它描述的那件事情怎麼辦了。

 

在《語言、真理與邏輯》裡,艾耶爾獨特的創見,在於整理了一個判準,企圖主張說:有一些「看起來像是在描述事情」的句子,其實沒有真假值和認知意義,例如:

 

- 獨立於心靈的外在世界不存在。

- 上帝存在。

 

這兩個句子,一個是駭客任務式的夢魘,一個是全球四分之一人類心靈的寄託。然而對於艾耶爾來說,這些語句看起來像是在描述這個世界的樣貌,但其實不可能具備這個功能。艾耶爾認為,那些真正的描述性的語句,不管實際上為真或為假,都必須滿足以下兩個條件之一:

 

1. 該語句可望由定義來確認其真假。

2. 該語句在理論上可望由證據來推論其真假。

 

你現在應該更清楚為什麼艾耶爾的想法會被稱為「檢證原則」:他主張,語句要有認知意義,必須要能夠在真假值上被檢證。「所有單身漢都是男的」可以從定義上確認真假,只要我們去考察「單身漢」和「男人」的定義就知道了;「川普是大腦結構跟人類不一樣的外星人」則可望藉由考察川普頭蓋骨裡的東西來確認,當然,這些證據對目前的我們來說並不可及,但艾耶爾的檢證原則並沒有要求我們手上必須要握有能確認該語句真假值的證據,而是只要「該語句在理論上可望由證據來推論其真假」就行了。

 

 

 

然而,並不是所有看起來像是在描述事情的語句,都能通過上述考驗。例如「獨立於心靈的外在世界不存在」就會遇到麻煩:我們該怎麼確認這個語句的真假值?在懷疑論者眼裡,任何經驗證據都可以被質疑,即便眼前看到的世界再真實,人還是可以懷疑,這一切會不會只是惡魔灌輸給自己的幻覺。因此,對於形上學家纏訟已久的「外在世界存在」問題,艾耶爾嗤之以鼻,認為那是個假問題:我們不可能找到答案,這不是因為「獨立於心靈的外在世界不存在?」有什麼深奧複雜難解的地方,而是因為「獨立於心靈的外在世界存在╱不存在」根本沒有認知意義,也無所謂真假值。依據類似的推論,艾耶爾也對「上帝存在」做出類似的判斷。對於無神論者來說,「上帝存在」是個真假值為假的語句;對於艾耶爾來說,「上帝存在」只是一串無意義的字串,並不是對於世界的描述,更不用談為真或為假了。

 

 

 

 

 

在他眼裡「上帝存在」和「獨立於心靈的外在世界不存在」這些語句甚至比不上「哈囉」。根據檢證原則,這三個語句都沒有認知意義。然而「哈囉」的功能就只是打招呼而已,要達成這個功能,並不需要什麼認知意義。但是「上帝存在」和「獨立於心靈的外在世界不存在」身為企圖描述事情的句子,必須仰賴認知意義來達成功能。一旦缺乏認知意義,它們就什麼也不是了。

 

艾耶爾對於認知意義的激進看法,幾十年來遭受許多尖銳挑戰,有些學者嘗試指出他在邏輯上的毛病,有些學者主張「檢證原則」本身恐怕也無法通過它自己的考驗。關於檢證原則,有些討論延續至今。但可以確定的是,(不幸地)並沒有多少哲學家因為艾耶爾的反對,而真的停止討論那些關於外在世界和上帝的哲學問題。

 

 

 

 

 

*感謝杜政昌給本文初稿的諮詢建議。

朱家安 & SUMMERISE
插畫家 | Summerise X 文字 | 朱家安
這是哲學和插畫的結合,我們希望用插畫的具體,讓大家了解哲學的抽象。
文字╱朱家安
相信哲學思考能幫助我們建立
更寬容和理解的社會。
https://www.facebook.com/krisnight

插畫╱Summerise
用圖來說話的人,嘗試用畫筆
探索自己的人生哲學。
https://www.facebook.com/summerise07
https://instagram.com/summerise07/

    1迷走中

    就算只有一條,也請不要忘記。

    2迷走中

    就算只有一條,也請不要忘記。

    3迷走中

    就算只有一條,也請不要忘記。

    4迷走中

    就算只有一條,也請不要忘記。

    5迷走中

    就算只有一條,也請不要忘記。

商品已加入購物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