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llu專欄 > 不重要觀察日記

    【illuColumn】不重要觀察日記|熱炒店老闆娘

    吉兒2015/10/01

        前陣子迷上附近日式熱炒店的炒飯,那炒飯顏色乾乾淨淨好像沒味道,其實每一粒米都帶著柴魚香氣,且鹹度適中,不像一般熱炒店的醬油味,沒吃幾口就覺得膩。熱炒店主人是ㄧ對年輕夫婦,像日本人的台灣人,老闆戴著復古的金邊圓眼鏡,老闆娘像某個小清新女藝人,年紀跟我差不多,活潑的個性與外表相反。

 

        原本習慣外帶,最近反而喜歡內用,因為老闆娘說話有趣又喜歡聊八卦,非常適合配飯。有時話題的主角正巧上門,我們便趕快裝作不知道,她點她的餐,我吃我的飯。我總是提醒老闆娘注意別被衝康,她說多聊才能打聽消息,反正也沒什麼好怕的。怎知某天,ㄧ位媽媽拉著兒子突然衝進店,說老闆娘毀了她兒子的下半生(兒子才小六),她還搞不清楚狀況,我就想起上星期好像有提過某個小男生騙了很多小女生的感情。

 

「妳要怎麼負責?」

「妳不知道會造成陰影嗎?」

「妳沒有生過小孩不懂!」

       一進門,馬上來個經典三連罵,老闆娘看了媽媽一眼後站起身,沒被嚇到。

 

「陳太太您好,歡迎光臨,請問?」

「妳不要給我裝傻,說!妳為什麼要批評我兒子。」

「批評?不好意思,請問發生什麼事了?」

「有人告訴我,說妳到處宣傳我兒子亂搞女人!」

「什麼?我沒有這樣說。」

「妳還不承認!」

「我真的沒說,您是不是認錯人了?」

「這附近就妳最愛講八卦,不是妳那是誰?快給我承認加道歉!」

「我真的沒說。」

「妳還說沒有?妳現在是指我在騙人嗎?我自己捏造這些話?」

「不,請您先冷靜…」

「我怎麼冷靜!妳先承認妳有說!妳敢發誓妳完全沒提過我兒子?!」

「我有聊過他,但不是您說的那樣…」

「那就是有,妳肯定說過他跟許多女人亂搞!」

「陳太太,小孩子在場…」

「要妳管!妳馬上給我承認加道歉,不然我找證人來!」

 

       證人來了,是隔壁賣衣服的大嬸,一邊捻口水一邊數著鈔票進門。

 

「大嬸,這是怎麼回事? 」

「大嬸,妳快說,妳親耳聽到她批評我兒子! 」

「蝦米?毋細啦!哇細聽伊共弟弟和金追查某囝仔堆做伙。」

  (什麼?不是啦!我是聽她說弟弟和很多女孩子在一起。)

「妳看!大嬸說妳說跟很多女人在一起。」           

「不好意思,大嬸是說女孩子。」

「是女人!」

「毋細,細查某囝仔啦!」

  (不是,是女孩子啦!)

「女人不就是查某嗎?!」

「查某囝仔細囝仔啦!」

  (女孩子是小孩子啦!)

「我知道囝仔是囝仔,可是查某是查某啊!」

「我丟共查某囝仔細囝仔…」

「大嬸!!!」

       爭了一個多小時,看來是媽媽聽不懂台語加上自己腦補,賣衣服大嬸沒事找話聊,老闆娘只是表示陳太太的兒子長得帥應該很受班上女生歡迎,但我怎麼也把老闆娘的意思想成騙感情?最後,當然以誤會一場收尾,媽媽烙下「就是有你們這種人」、「你們一定經營不久,等著看」後拉著兒子離開。兒子從頭到尾都沒說話,低頭玩手機,壓根不覺得自己是主角,我懷疑未來很難說。

 

       老闆娘怒嘆口氣怨自己倒楣、隔壁大嬸太多嘴,我說以後要不少講一點?她突然大聲衝著我說那些人活該,不要讓人講就不要做,再不然把秘密藏好,嘴巴長在她身上是她的自由,講不講是她的人權⋯從沒看過她如此激動, 安慰不要想太多反而被怪罪是不是跟那位媽媽同夥的,此時我突然有些反感,推說臨時有事離開了。

 

       那次之後因工作的關係比較少光顧熱炒店,也很久沒碰見老闆娘,突然發現店面鐵門好久沒拉起,問賣衣服大嬸才知道上個月就歇業了,似乎是越來越多客人反應老闆娘的行為,使熱炒店受到不小影響。左右鄰居紛紛猜是與上次的陳太太有關係…(陳太太是學校家長會代表)

 

       偶爾在菜市場看見疑似老闆娘的身影,考慮要不要打招呼時,下秒便不見了,其實我一直希望他們能重新開業,夏日午後在店內吹免費的冷氣、聽免費的八點檔,點一份帶柴魚味的白玉炒飯,還挺讓人懷念的。

 

 

吉兒
插畫家|吉兒
記錄現代人種種奇怪的癖好與習慣,以觀察者的角度敘述他們的日常故事。
不為人知的地方?腦內在想什麼?又是什麼樣的原因導致如此結果?
說不定某天你會在這裡發現自己的身影。
自由業,興趣是窺探他人的隱私並抄寫在筆記本裡,
內容通常是不知道也罷、或一點也沒用處的芝麻蒜皮小事。

    1迷走中

    就算只有一條,也請不要忘記。

    2迷走中

    就算只有一條,也請不要忘記。

    3迷走中

    就算只有一條,也請不要忘記。

    4迷走中

    就算只有一條,也請不要忘記。

    5迷走中

    就算只有一條,也請不要忘記。

商品已加入購物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