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llu專欄 > 話╱画哲學

    【illuColumn】話╱画哲學|柏拉圖Plato

    朱家安 & SUMMERISE2015/10/19

     

你看到的黃色,就是黃色本身嗎?

 

文字|朱家安   插畫|SUMMERISE

 

對於許多我們習以為常的狀態,古希臘哲學家都有所不滿。例如:

 

「這個香蕉昨天還是『綠色』的,今天就變成『黃色』了,天哪,香蕉到底是什麼顏色呢?」

 

「將軍在戰場上很『勇敢』,但是對於愛情則很『不勇敢』(羞),那他到底算不算是『勇敢』啊?而且,人為什麼會既『勇敢』又『不勇敢』呢?這不是矛盾嗎?」

 

「『圓形』也是一樣麻煩啊!雖然它的定義很清楚(與某一點同樣距離的所有點形成的形狀),但是我從來沒有看過真正完美的圓形,在這種情況下,我是怎麼掌握『圓形』這種概念的呢?」

 

為了解決這些困惑,柏拉圖發展了一個巨大的形上學理論,這個理論的部分觀點,一直到現在,都還有學者在爭論當中。

 

 

                            

 

 

柏拉圖認為世界上存在有一種很特別的東西,叫做「觀念」(idea)(*1)。這個觀念可不是「是你的觀念有問題啦年輕人加班本來就是應該的!」或者「為什麼你咬字那麼不清楚咧?你看看阿觀念得就很好!」的那種東西,而是世間萬物的「性質本身」。

 

什麼是「性質本身」。一般來說,當我們觀察到性質,它們總是依附在具體的東西上面。例如「黃色」依附在香蕉上面;「活力」則依附在比賽中的運動員身上,我們很難想像那種「自己獨立存在的性質」。或許你會說,哪裡是這樣!我現在就有辦法想像獨立存在的「黃色」啊,而且是一大片黃色喔!然而,即使在這種情況下,你也很難分辨,你想像的是「黃色」本身,還是「依附在一大片不明物體上的黃色」吧!而且,若我們把挑戰從「黃色」換成「活力」,困難就更明顯了,我們要怎麼想像不倚賴運動員、不倚賴貓狗、不倚賴小屁孩的「活力」呢?

 

                                                            

 

當我們堅持探究「性質本身」,就會遇到這些麻煩事,為什麼?柏拉圖認為,我們無法觀察到「性質本身」,是因為「性質本身」其實不存在我們所處的這個世界,而是以觀念的形式存在於「觀念界」

 

對柏拉圖來說,雖然還在世的人無法直接接觸到觀念,但是那些觀念還是很重要的,因為我們觀察到的世界萬物,之所以具備它們身上那些性質,都是因為它們「分有」(partake)了某些觀念:為什麼作戰的將軍很勇敢?因為他「分有」了「勇敢」的觀念。

 

這個說法讓柏拉圖很容易進一步說明:為什麼具體的事物總是很難完美地呈現某個性質?很簡單,因為這些事物並不是觀念本身,而只是「分有」觀念而已。為什麼將軍並不是在生活的所有方面都很勇敢?因為將軍只是「分有」勇敢的觀念,他並不是那個觀念本身。

 

這個說法很聰明,因為它可以說明為什麼世界上有那麼多彼此相似但卻又不盡相同的東西:在馬群當中,每匹馬的型態都不太一樣,但是牠們確實都是馬。要怎麼說明這個現象呢?柏拉圖會說,這是因為每匹馬都分有「馬」的觀念,但這些馬都不是「馬」的觀念本身,而只是模仿品,模仿品難免有瑕疵,因此彼此之間並不全然相同,也無可厚非。

 

 

            

 

 

對柏拉圖來說,觀念本身是觀念本身最完美無瑕的呈現:你要找一個最純粹勇敢的存在嗎?若你成功了,你會發現自己找到的不是人也不是其他具體物品,而是「勇敢」本身:「勇敢」的觀念。

 

當然,根據柏拉圖,你在有生之年是找不到的,因為所有的觀念都只存在於「觀念界」。「觀念界」是哪裡呢?根據柏拉圖,那是一個你的靈魂在死亡後、出生前逗留的地方。柏拉圖認為,在我們出生前,我們的靈魂已經看過了許許多多的觀念,雖然這些出生前的記憶大部分會在進入肉體(也就是投胎啦)時遺忘,但藉由學習,還是有機會「回憶」起來。這種「回憶」的學習觀點,大概不會被現代科學家接受,但對於柏拉圖來說,足以解釋一件令他在意的事情:為什麼我們明明沒看過真正完美的圓形,但卻可以理解「圓形」的概念呢?

 

那是因為我們的靈魂曾經在觀念界看過「圓形」的觀念喔!

 

 

                                                    

 

 NOTE 

  1. 「idea」在中文裡有時翻成「理念」。在關於柏拉圖的英文討論中,有時也會以「form」稱呼它,中文則翻成「形式」。

                               

 

                                                          

 

朱家安 & SUMMERISE
插畫家 | Summerise X 文字 | 朱家安
這是哲學和插畫的結合,我們希望用插畫的具體,讓大家了解哲學的抽象。
文字╱朱家安
相信哲學思考能幫助我們建立
更寬容和理解的社會。
https://www.facebook.com/krisnight

插畫╱Summerise
用圖來說話的人,嘗試用畫筆
探索自己的人生哲學。
https://www.facebook.com/summerise07
https://instagram.com/summerise07/

    1迷走中

    就算只有一條,也請不要忘記。

    2迷走中

    就算只有一條,也請不要忘記。

    3迷走中

    就算只有一條,也請不要忘記。

    4迷走中

    就算只有一條,也請不要忘記。

    5迷走中

    就算只有一條,也請不要忘記。

商品已加入購物車!